编者按
  做一个人有求知的权力,如果你不珍惜这种权力,就是自我贬低,就是对人类这种智慧生物的羞辱。
  古人云: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,哲学家罗素说:“阅读将使我们与高尚的人物为伍。”温家宝总理说:“我非常希望提倡全民读书,因为我一直认为,知识不仅给人力量,还给人安全,给人幸福。多读书吧,这就是我的希望。”
  当孩子稍微懂事时,犹太人家庭都会举行这样的仪式:母亲翻开圣经,滴一点蜂蜜在上面,然后叫孩子吻《圣经》上面的蜂蜜,这种仪式的用意不言而喻:书本是甜的,知识是甜的,读书是甜的。
  4月23日,又一个“世界读书日”。我们还是要提醒广大家长:在纷繁的工作和生活间隙中,不妨抽点时间去陪孩子读一本书,甚至哪怕读几段文字,就像每天抽一点时间吃饭一样。
《四季读书歌》
  春读书,兴味长,磨其砚,笔花香。读书求学不宜懒,天地日月比人忙。燕语莺歌希顿悟,桃红李白写文章。寸阳分阴须爱惜,休负春色与时光。夏读书,日正长,打开书,喜洋洋。田野勤耕桑麻秀,灯下苦读声朗朗。荷花池畔风光好,芭蕉树下气候凉。农村四月闲人少,勤学苦攻把名扬。[查看全文]
《没有一艘船能像一本书》
  没有一艘船能像一本书,也没有一匹骏马能像,一页跳动着的诗行那样——把人带往远方。这渠道最穷的人也能走,不必为通行税伤神——这是何等节俭的车——承载着人的灵魂。[查看全文]
《沉睡的书》:读到“大书”就会成为“强壮的,不可战胜的人”
  书在等待着有人来读一读它,可是甚至没有人将它打开过。经常有人到主人家做客。主人很喜欢展示她的书:看,我的书的封皮有多漂亮。
  火热的字母开始淡下去,闪光的话语也暗淡了,书中所讲的强壮的勇士睡着了。现在藏书架上放着的已经不是火热的书,而是沉睡的书了。[查看全文]
《魔毯》:哲学家说书是让“魔毯从脑中飞出来”的“钥匙”
  “每人都有一块魔毯,只不过它藏在你们的头脑中。发明家也不知道这一点。这魔毯可以带着你们满世界飞,你坐在家中的椅子上就能知道好多激动人心的事儿。你可以感受一切,可以看到每件事,物的背后,会知道下一步将发生什么。你就是足不出户也可以访遍所有国家的人。”
  “那……”人们抱怨说,“我们无法让这魔毯从头脑中飞出来,怎么办呢?”
  “你们需要一把钥匙,”哲人说,“什么钥匙开什么锁。我这儿就有一把,拿去试试看。”说着他送给人们一本书。[查看全文]
《窃读记》:窃读那些事儿
  我踮起脚尖,使矮小的身体挨蹭过别的顾客和书柜的夹缝,从大人的腋下钻过去,哟,把头发弄乱了,没关系,我到底挤到里边来了。在一片花绿封面的排列队里,我的眼睛过于急忙地寻找,反而看不到那本书的所在。从头来,再数一遍,啊!它在这里,原来不是在昨天那位置了。
  我庆幸它居然没有被卖出去,仍四平八稳地躺在书架上,专候我的光临。我多么高兴,又多么渴望地伸手去拿,但和我的同时抵达的,还有一双巨掌,十个手指大大地分开来,压住了那本书的整个:“你到底买不买?”[查看全文]
《我的第一位老师》
  我记得的第一位老师是《列那狐》。那时我大约五岁,已经认识不少字了。“牛”字旁边画着一头牛(印象最深的是这头牛身上一块白一块黑,和我只见过的黄牛大不相同),“食”字旁边一碗米饭一双竹筷,单调的“看图识字”我已经不想再看了。
  连生表哥比我要大十多岁,他看的《天雨花》我一点也不懂。可是真应该感激他,不知道从哪里给我找来了一本开明书店出版、郑振铎翻译的《列那狐》。一翻开灰绿色的封面,洁白的洋纸上印着的精致而又生动的钢笔画,立刻深深地将我吸引了。[查看全文]
《求知的权力》
  人类为什么能够跃升为万物的灵长?就因为他比别的动物更善于学习和创造。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,人类没有刻意发展出强悍的身体构造,而是着意发展自己的智慧,事实证明,走智慧之路是快速成长的捷径,人类成为地球物种中软弱胜刚强的最佳典范。
  所以,你必须学习,才配得上人的称号。然而,学习,与其说是一个人的天职,不如说是一个人的天性;与其说是一项沉重的任务,不如说是一个巨大的乐趣。[查看全文]